我們該如何傳講「聖經書目療法」:但丁《神曲》靈薄獄的心理慰藉

邱炯友

前言

除了《聖經》以外,怎樣的基督教相關書目是足以充當「聖經書目療法」的選目清單?這在許多心理諮商與輔導專書裡都有一些共同的答案,當中有人會以聖經故事集作為建議;[1] 或者是以其他獨立的自助書創作,像是一些心靈輔導或靈修之類作品為目。此外更有經典文學鉅著,而此最常受人推薦的則是《天路歷程》、《神曲》等書籍莫屬了。

《神曲》(La Divina Commedia)於14世紀初由但丁.阿利格耶里(Dante Alighieri)原以義大利文創作之宏偉長詩,共分列三部曲「地獄篇」、「煉獄篇」和「天堂篇」,其雖為世人耳熟能詳的作品,但因卷帙浩繁,許多人常無由親炙。《神曲》原意為「上帝的喜劇」,但丁將此鉅著稱作“Commedia”有其特殊用意,因為此鉅著與悲劇(tragedia)不同:悲劇乃是始於喜,而終於悲;而此《神曲》將是始於悲,而終於喜。[2]

聖經所記述的「陰間」是否就是但丁《神曲》地獄篇第四章中的「靈薄獄」(Limbo)?[3] 即使這純屬於神學議題與文學創作上的一種想像式連結,但這問題所糾結的情感,就在於這些地方縱使是介於天堂與地獄之間,末日審判之前暫時的過渡之所,但居於靈薄獄裡的日子如何?它是否是一處受苦難折磨的地方?這往往是那些具基督信仰之活人,在思念他們已逝去但未曾受洗得救之親人時,心中所惦記難過之事。他們會訴說逝者在世時的美好與善良,他們心中何其不忍所摯愛的非基督徒親人「未得救」,他們相信永生與永火的天壤差異,而所謂「信主得永生」的信念,也總是活著的人之所盼。然而,單就書目療法嘗試「令哀傷的人得安慰」一事,顯然難以藉由正統的解經或依聖經教訓而得致。

「聖經書目療法」的目的仍在於撫慰人心,使悲慟哀傷之人因窺見希望而振作;它不在於汲汲營營地追究是否有著正確解經,如同神學家般四平八穩地詮釋經文;而是在符合教義的原則下,必須留意各種處境、動機。換言之,「聖經書目療法」必須比牧會講道更有彈性,才可活出見證與產生共鳴與感動。在適當的理解聖經原意之餘,不必過於強調解經與考證,因為「聖經書目療法」嘗試在照護人們的創傷與餵養他們的靈魂。

信仰帶來的信息

《使徒信經》有一段記述:「…在本丟彼拉多手下受難,被釘於十字架,受死,埋葬;降在陰間;第三天從死人中復活;升天,坐在全能父神的右邊;將來必從那裡降臨,審判活人死人。」此外《聖經》經文更有:

「因基督也曾一次為罪受苦(受死),就是義的代替不義的,為要引我們到神面前。按著肉體說,他被治死;按著靈性說,他復活了。他藉這靈曾去傳道給那些在監獄裏的靈聽,就是那從前在挪亞預備方舟,神容忍等待的時候,不信從的人。當時進入方舟,藉著水得救的不多,只有八個人。」(彼得前書3:18-20)

「神也沒有寬容上古的世代,曾叫洪水臨到那不敬虔的世代,卻保護了傳義道的挪亞一家八口。」(彼得後書2:5) 

在約翰福音14章中,耶穌安慰門徒的心,說:「你們心裡不要憂愁,你們信神,也當信我。在我父的家裡有許多住處,若是沒有,我就早已告訴你們了,我去原是為你們預備地方去。我若去為你們預備了地方,就必再來接你們到我那裡去,我在哪裡,叫你們也在哪裡。我往哪裡去你們知道,那條路你們也知道。」(約翰福音14:1-4)

耶穌所「預備的地方」是我們離世時的暫居之所。然而,有人說這地方也就同為「陰間」,一個審判前的暫居所。對於耶穌基督是否曾於釘十架與三日復活之間,下至「陰間」傳「福音」一事,在許神學家的研究裡,仍然有許多迥異的解經詮釋。「耶稣基督是否曾到陰間傳福音?」這類的疑問,不同神學立場所衍生的爭論頗多,雖然這盡是神學的奧秘,但卻帶給人不少困惑,因為它更是牽涉未信主之人死後能否得救的大問題。[4]

神曲》捎來的安慰

在傳講聖經書目療法的同時,講述者對於題材與幫助個案的目標是有選擇性的。對於這類長篇古典鉅著則更需要挑選坊間備有註釋說明之書,方能便於加深讀者瞭解進而對內容意涵的領悟。曾為《神曲》作譯之學者黃國彬指出此書意義非凡,不但有表面情節的層次,更有預言、神話(神學)、象徵層次;既講人類之罪惡,也談人類的救贖,因此它有四重意義:表面(literal)意義、寓言(allegorical)意義、道德(moral)意義、神秘(anagogical)意義。[5] 黃國彬也認為《神曲》旨趣在歌頌三位一體的上帝,故但丁特別自創了每三行自成單元的三韻格(terza rima)詩體。[6]

黃國彬的《神曲》譯本在地獄篇第四章前言寫道:「但丁跟維吉爾繞著深淵[地獄]第一圈走向下方,看見沒有犯罪的亡魂,因沒有受洗而失去目睹上帝的希望….」。隨後展開此章譯文,其中從43行至63行的三韻格詩為:

  • 聽了這番話,我的心充滿了悲哀,

因為我認識的一些人,才能

卓越,卻要在地獄的邊緣徘徊。

  • 「老師[維吉爾]呀,告訴我,告訴我呀,先生,」

說時,我希望肯定,我的信仰

能贏得每一場與邪惡的鬥爭:

  • 「有沒有人,靠自己或別人的力量

離開這裡而禍得福蔭的呢?」

維吉爾聽了,明白我心中所想,

  • 答道:「初來的時候,我看見一個

雄偉顯赫的人曾到此一行。

戴的是勝利之冕哪,這位來者。

  • 從我們當中,他帶走一些豪英:

把人類的始祖及其子亞伯解放;

還有挪亞和守法的摩西(法令

  • 都由他頒布);有族長亞伯拉罕和大衛王;

有以色列及其兒子和父親;

有拉結—令以色列辛勞的女郎;

  • 還有眾多的人,都得了福蔭。

我要告訴你,在這些人之前,

幽靈中從來沒有獲救的生民。」

在但丁與他的嚮導維吉爾進入靈薄獄,他們眼見與耳聽所及,雖不是其他地獄更低層的無盡痛苦,但在靈薄獄處處無望嘆息聲中,仍然是個充滿無痛哀嘆的世界。那裡「居住著兩群無辜的生命,第一群是有品德的非基督教徒及聖人(包括舊約聖經中正直的先祖),他們活在基督降世前的幾世紀,因此沒有已得到救贖的恩典;第二群是生活於基督降世前或是在受洗前就被死亡帶走的嬰兒或年幼孩童。」[7] 換言之,「靈薄獄」那裡的痛苦是可以承受,也因天真之故,得到保護而免於再經驗更深之苦。[8]

在人世中,失去摯愛是人生的苦痛,尤其是逝者竟是那麼令人感念和美好,他們離開世間後,安好否?每每念及此,思念總在無盡的惆悵中出現。但是若為基督徒不也還是應該更喜樂看待耶穌為我們所「預備的地方」,它既不是「陰間」也不是「靈薄獄」,因為《神曲》中,耶穌基督已將良善的往生親人帶離了靈薄獄,帶往為我們「預備的地方」去。儘管這也是奧秘,我們無法十分確信與理解,但丁在《神曲》所描繪的靈薄獄似乎給了信主的基督徒一道希望曙光,讓他們對於已往生的未得救親人之思念與不捨,有了心靈安頓之時。當詩人問「有沒有人,靠自己或別人的力量離開這裡而禍得福蔭的呢?」答案正是:因為他們祈求耶穌基督的憐憫,而我們不也可以同樣如此禱告。

禱告「耶和華啊,你曾把我的靈魂從陰間救上來,使我存活,不至於下坑」(詩篇30: 3);又說「因為,你向我發的慈愛是大的;你救了我的靈魂免入極深的陰間」(詩篇86:13)

既然上帝有絕對的主權和自由,我們便唯有順服與信靠。但幸運地,我們有一位滿是憐憫與公義的上帝。基督徒不因血統而是基於「信仰」來認定亞伯拉罕為先祖,在神學意涵上,人子的耶穌基督是掌管生命、死亡,同時也讓人從死裡復活的神。在基督教的追思禮拜中,牧者常說:親愛的上帝,我們知道肉體並非是死了,乃是睡了;當主再來時,肉體必要再復活甦醒,而靈魂已被主接往天上去,到了更美的家鄉,在那主已經為我們預備的地方,與這位憐憫他(她)與愛他(她)的主同在。基督信仰的原罪與信靠得救的教義,對於活著的人因失去未曾受洗得救的至愛親人,因而思念擔心他們那些仍受地獄或陰間之苦的人而言,或許能經由書目療法,就能讓那位滿有憐憫而能救贖人脫離死亡的上帝,帶給人盼望和安慰。

書目療法的神助

「聖經書目療法」應該使人可以於哀慟中得慰藉並領悟新生,既使是身為基督徒的讀者在守護信仰與謹守《聖經》教導的同時,也能更被同理與關照。魏連嶽在《死亡神學》書中提醒人應避免論斷那位受洗而死去嬰孩的終局,對於教義背後涉及的聖經與神學困難雖有嚴謹的思辨,但《羅馬書》中所啟示「凡沒有律法犯了罪的,也不必按律法滅亡」,即使嬰兒真的有罪了,耶穌基督仍可赦免他們,也因為「祂為我們的罪作了挽回祭,不是單為我們的罪,也是為普天下人的罪」(約翰一書2:2),不應忽略神慈愛的本質與屬性。[9]

但丁史詩級《神曲》裡的訊息可以作為「聖經書目療法」的題材之一,因為不論是舊約創世紀、詩篇或福音書在《神曲》中,都有深刻的神學之神思在。對於這一部基督教神學相關的鉅著,其譯者特別是註釋者必須就相對應的《聖經》內容非常熟稔。因此,譯註者是否同時身為基督徒,而能使譯註內容回復該有的意涵,自然也就成為書目療法的選目考量因素之一。

我們可以不必強求書目療法之應用必得完全符合作者的創作原旨,雖然運用《聖經》題材應該要有更相應嚴謹與敬虔的態度以對,但是若在其他《聖經》之外的相關輔助書籍(或是自助書籍)之採用上,則也應該顯現出適當的彈性,更關心這些書籍在哀傷之人身上所能發揮的具體效用。《神曲》地獄篇的案例既有《聖經》的參照,又有著次經與文學創作的實底,若就神學與書目療法交互的影響下,確實多了更多挑戰。然而,衡諸眾多因素與要求,不論是回歸「聖經書目療法」是「書目療法」為本質,而以《聖經》為應用;抑或是應該是以《聖經》為體,「聖經書目療法」為用,此兩種途徑不也都需要更付出關照,來滿足那尋求心靈慰藉之哀傷人,所面臨的實質狀況和當下迫切的需求。

和諧的終曲

陰間或地獄裡若有義人,那他們就是另類的「未得之民」(unreached people),也有如同亞略巴古當中的雅典人,他們向來對「未識之神」(unknown God)不求甚解,這之間的遺憾終於可以在神的憐憫下離開靈薄獄,而有更新的契機。唐納.卡爾謝(Donald Kalsched)在《創傷與靈魂》一書中提起:就心理學而言,「基督降入陰間」代表對類精神病症的心靈退隱之地(像蟄居的地穴般)的突破;「天真無辜」於此受困在活力暫停間,既非活著也並沒有死去。[10] 他們被困住了,也如同活著的人之所困。

閱讀故事文本的人,更不能讓無害的天真變成有害,而心中苦毒。靈薄獄裡的人不論有無被耶穌基督帶出來或得著福音,還有我們這群活著的人的思念,都應該仍保有天真以及能復原的耐受適應力(resilience),來離開困厄。

在「聖經書目療法」的協助下,嘗試《聖經》各相關經文與但丁《神曲》的配搭,讓思念藉由對所有文本串接所生成的認同、淨化與領悟,而走出內心傷痛。經文與故事或文學想像之間的連結,隨之而來的希望就會再現,許多人都在尋找歸屬,追求心靈的安頓,不論睡著的或活著的都是如此。

當死亡臨到我們所愛的人,我們仍會哀慟傷痛。當死亡逼近我們,我們當然難免膽顫心驚。我們會受各樣的苦,但這些都像生產之苦,可以帶來新生命,為我們帶來新生命。…帶著上帝的喜悅跳舞吧,不論在愁雲慘霧的暗夜,還是充滿盼望的清晨。

— 盧雲(Henri Nouwen),《祢已將哀哭變為跳舞》


[1]這類故事集通常以聖經為本,神學與說故事為輔,來介紹重要的聖經故事與其所蘊含意義。例如:S. g. De Graaf的《應許與拯救》從救贖歷史講聖經故事、John Walton與Kim Walton的《新舊約聖經故事導覽:175個聖經敘事的解經與應用》等,當然尚有其他許許多多的單書卷故事集等各類型讀本。

[2]但丁.阿利格耶里(Dante Alighieri),神曲I:地獄篇,增訂新版,黃國彬譯註(台北市:九歌,2020),19。

[3]「靈薄獄」譯自原文Limbo,指的是地獄之邊緣地帶,亦為但丁所描繪九層「地獄」之首層。學者黃國彬將其中譯為「幽獄」。本文「靈薄獄」譯詞另採自唐納.卡爾謝(Donald Kalsched),創傷與靈魂,連芯、徐碧貞、楊菁薷譯(台北市:心靈工坊,2021),185。

[4]洪敬義,「基督曾到陰間傳福音(下)?」基督教今日報,2017年4月28日。 https://cdn-news.org/News.aspx?EntityID=News&PK=0000000000652e59a6b20e8cefcaae48a2da9a2f36065aa6

[5]但丁.阿利格耶里(Dante Alighieri),神曲I:地獄篇,增訂新版,黃國彬譯註(台北市:九歌,2020),19。引自Grandgen,La Divina Commedia di Dante Alighieri, xxvii-xxviii。

[6]但丁.阿利格耶里(Dante Alighieri),神曲I:地獄篇, 42, 45。

[7]唐納.卡爾謝(Donald Kalsched),創傷與靈魂,連芯、徐碧貞、楊菁薷譯(台北市:心靈工坊,2021),185-86。

[8]同上註,186。

[9]魏連嶽,死亡神學(台北市:校園書房,2016),341-43。

[10]唐納.卡爾謝(Donald Kalsched),創傷與靈魂,190。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